点击上方蓝字,关注「十点电影」




今天这部片,影院几乎没有上映的可能。


它真实到有些丧,但十点君犹豫了一周,觉得这片还是该推荐。

作者:小丑

来源:库布里克的小丑(ID:joker-movie)

原标题:他们活成了一部底层黑白喜剧,看客们则笑得悲凉

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


这张图,很多人都看过:


亲爱的,对不起,抱着砖,我就不能抱你;


放下砖,我就不能养你。



这图,当时也被用来形容30多岁男人的状态。


砖这个词,可以代替很多东西。


可事实是,大部分人的砖,并非温饱问题。


他们的烦恼,是诸如小孩子要上的兴趣班太贵,是房价太高,是今天汽油又涨价了。。。


但是也有一部分人,他们的砖是真正属于底层类型。


他们压根没有资格考虑上面这些问题。


他们要考虑的,是一日三餐的着落。


是今天捡破烂换的钱,买一个便当后还能不能剩。


对他们来说,实现个人价值这种事,是不现实的。



这类底层人的生活,颜色是黑白的。


导演黄信尧这么描述这类人:


社会常常要讲公平正义,但在他们的生活当中,应该是没有这四个字,毕竟光是要捧着饭碗就没力气了,哪儿还有力气去讲这些有的没的。


站在这些底层人对立面的,是一类有钱人。


他们声色犬马,黑白两道都有人,相互勾结。


他们天天透支健康,白天操心晚上操力。


这类人,他们的生活,颜色是彩色的。



如果要用一个说法来概括的话,我觉得是这样:


彩色生活的人,有资格讨论生命;


黑白生活的人,只能讨生活。


导演黄信尧还这么戏谑:


有钱人的生活是卡乐佛(colourful),没钱的人只能在旁边拍手喊万得佛(wonderful)。


于是,黄信尧在这两种人当中,嵌入一个楔子:佛,然后,拍了一部黑色喜剧,豆瓣8.6分:


《大佛普拉斯》



这个金马奖横扫多项奖项的台湾电影(闽南语对白),相信最近相关内容您看了不少。


所以获得多少奖项,我在这里就不复述了。


剧情,也不再从头到尾给您捋一遍了,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信息。


但我还是想插一句,所谓的有钱人,底层人,只是特指,不是一杆子打死。


毕竟,有钱人也有好的,底层人也有不好的。


而电影中,有钱人和穷人阶级,直接被笼统地分成两个对立面。


一个色彩缤纷的人生,和一个让人发笑的黑白人生。


而这还是一部喜剧电影,只是让看客们笑得悲凉。



《大佛普拉斯》,是导演黄信尧改编自己的短片《大佛》而成。


那普拉斯没别的意思,就是plus的音译,加强版。


里面,生活于社会底层的边缘人肚财,30好几了,却依然过着捡破烂的生活。


朋友来去就那么2,3个,女朋友别妄想了。


他也只有遇到朋友菜脯,才能嚣张嘚瑟一些。


因为,菜脯跟他同样也是底层边缘人:


职业是一家工厂的夜班保安。



菜脯也是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。


晚上上班,白天兼职。


若白天干的不好,还会被老大过来踹一脚,顺便问候下他老娘。


菜脯也不敢发作,谁让老娘正躺在医院。


那天,菜脯做了件很可笑的事:


白班下班后到医院,菜脯要请护士给老娘打个吊瓶。


护士说,下班啦,没空。


接着,下一秒的镜头是,菜脯DIY了一套移动吊瓶。


好笑吗?


有些。


悲凉吗?


悲凉。



而片中贫富两个阶层的对立,我觉得还颇有些许味道。


有一天,肚财和菜脯找到了一个很无聊的找乐方法。


--偷偷拿出菜脯老板黄启文(英文名kevin)的行车记录仪,调出其中的内容打发无聊。


当然,两人心里也不是有什么崇高的目的。


猎奇,猎点八卦加现实版情色小电影。


由于行车记录仪在车上的摆放视角原因,因此,肚财和菜脯看到的,只有车头,以及车子走过的一条条路。


听到的,却是足以让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。


所以,从这个角度,无论是意义还是实际,都是一种偷窥。



但是这样的偷窥却带着浓浓的黑色幽默。


明明,肚财和菜脯做的是猥琐之事。


但两人偷窥到的事,更猥琐。


那已经结婚的启文董有个嗜好,扒七啊(闽南语,意为把妹)。


而启文董的行事地点,有一部分是在车里。


在这里,导演就用颜色为观众划开了界限。


同样是猥琐,电脑前看视频的菜脯和肚财,世界是黑白的。


可是两人在电脑里看到启文董行车记录仪里的世界,是彩色的。


而大小猥琐一比较,反而这小猥琐事件生成了一种让人同情的感觉。。。



对于,片名中有佛,自然也要聊到佛。


有钱的启文董,开了家艺术公司。


他承接了一个工程:为某个寺庙项目做一尊佛像。


完工后,寺庙代表来验货了。


供需双方的会面,则是在一团和气下,针锋相对。


表面上,都是在表达自己的观点。


那些观点还要装着很虔诚的样子,每句话都要以“阿弥陀佛”结尾。


即使要爆发了,也要用温和的语气,以佛之名说出:


师姐,你会不会有人说你胖?如果有人这样说的话,我是不会说你胖。。。阿弥陀佛。


然后寺庙方的代表回一句:


我不管你是陈委员还是高委员,就好像我不会拿你和你旁边这位小姐的话题来讲,我也不会去讨论,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是什么啦。。。阿弥陀佛。



讽刺的是,佛长啥样,明明没人看过,但每个人却非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出一尊佛来。


这些有钱人说起佛像,精神,却也头头是道。


渐渐地,在双方的这场对峙中,佛像被抛到了一边。


佛长啥样不重要,长成这些人心中的模样才重要。


而佛的长相,取决于哪一方心平气和地吵赢这场架。



同样求神拜佛,肚财和菜脯的境遇就不同了。


这两人,因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,没有解决法门,只好去拜佛求答案。


这时候,佛在上,佛的代理人(寺庙人员)这么对待这两临时抱佛脚的信徒:


肚财求到的签,内容大意是:


要好好做人,孝敬父母。


在我们看客看来,又是笑点:


说了等于白说嘛。


可是,再进一层想呢?


佛的“代言人”,是懂得看人的。


从肚财和菜脯身上捞不到油水,干嘛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?


如果,来的是有钱人,那估计就是另一番设计,然后哄着有钱人贡献香火钱了吧?



再讽刺的是,两人求佛无门,退而求此次地去拜老蒋。


看护老蒋庙的,是两人朋友的伯父(台湾小亮哥扮演)。


结果呢?


这个伯父还是挺够意思,至少,虽然小庙冷清,但却没有欺骗两人。


这么一句:


这神喔,有时候也会挑人耶。



明明片名里面有“大佛”两字。


但,佛对于片中对立的两个阶层的人,都起不到作用。


启文董们不需要佛,他们需要的是借佛之名,让金主掏钱。


菜脯和肚财是需要佛之安慰的,但他们偏偏又站在佛光被人为遮挡的阴暗角落。



这种黑色的悲凉,每日每夜存在于菜脯和肚财的生活中。


肚财说:这个世界是三分靠作弊,七分靠背景。


但很奇怪,肚财和菜脯这十分都没有,却也存在于这世界上。


然后,被这生活的沉重压力,压得每天过着机械化运动的生活。


麻木的,是追求(或者说没资格谈追求)。


肚财和兄弟分享的好料,是捡来的冷冰冰的剩饭。


菜脯抱怨饭菜干嘛冷冰冰,肚财一句:


“有的吃就不错啦,还是我去得早才能抢到呢。”


仿佛,两人在集装箱改成的保安室里吃的,是大排长龙的饭店里的一级货色。



吃饭,要配电视,没配电视怎么吃得下去。


疗愈,一个中年男人靠夹娃娃来进行。


生活,靠看着情色杂志,再加上自己的YY,来满足精神所需。


刺激,靠偷窥启文董的隐私,将别人生活中的颜色,抠点边角料下来,填进自己黑白的生命里。


如果按照现在的说法,或许,两人就是他们自己的大佛。


因为,他们的生命,已经记不清从哪一年哪一天开始就进入佛系状态了。


生活,没法随缘,只能随便。


可悲的是,或许,他们的上一代,再上去一代两代,有可能和他们一个状态。



尽管很多朋友已经看过本片,但我还是不想过多剧透。


反正,除了这些内容,电影还有悬疑元素。


那悬疑,是从潘多拉的盒子里飞出来的,那盒子就是启文董的行车记录仪。


逐渐的,两人打开这个盒子后,就开始走向更深的深渊。


只是,那结局虽悲,但却依然好笑。



想起来,有一天,菜脯和肚财在讨论着有钱的启文董的时候,菜脯说了一句:


有一天,我要是发达了,也要向老板那样起个英文名。


其实,我仍然是这个观点。


如果,位置对调,假设有一天真让菜脯和肚财发达了,他们就能变得比启文董好吗?


我看,变好,变坏,或者变成另一个启文董的可能性,分别是1/3。


但是,这种发达梦,他们也就只能做做。


在他们让人看起来好笑的故事里,“机会是靠自己创造,不是靠别人给的”这样的鸡汤,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。


他们的生活是麻木的,希望是奢侈的,吃饱饭才是现实的。


他们应该也是那种会被父母拿来教育小孩的教材:


你不好好读书,以后就像菜脯和肚财那样。


他们的生活,活成了一出别人眼里的喜剧。


只是,那颜色,是黑白的。


那喜感,是悲凉的。
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


想看的可以去网上搜一下

老规矩,记得给个大拇指哦



后台回复1-3中任意一个数字

有惊喜彩蛋跟你道晚安哦

(有汁源)


▼点击阅读原文,看更多分类好片

有用 (0)